首页 > 风云资讯

想搞"终极抗议"却成瓮中之鳖 "港独"这次真
2020-05-28 03:42:05

  原标题:想搞“终极抗议”却成瓮中之鳖,“港独”这次真的慌了……

  今天香港《国歌法》草案二读,它经历了许多曲折,姗姗来迟。

  此前有媒体统计,在《国歌法》正式立法前的3年间,至少有13场香港足球队对外赛事曾经出现球迷嘘国歌的情况。

  一些“港独”分子想在这天搞出“终极大集气”的“抗议”,结果没想到,不仅应者寥寥,自己还被警察瓮中捉鳖。

  参与的人变少意外吗?一点都不意外,更多的“手足”在家忙着删帖退群呢。

  港版“国安法”虽然还在审议,但它已经对“港独”形成了切切实实的强大心理威慑。

  这次,真是打到七寸了。

  01

  黑暴分子可能这几天都没休息好,他们花了很多心思要搞点大的,包括拼死包围立法会、堵塞主要运输干道、发动“大三罢”,等等。

  不过,港警动得比他们快啊,就等着瓮中捉鳖。

  为了防止去年包围立法会的事件重演,昨晚就有20多名建制派议员在立法会留宿,其中包括关键人物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内会主席李慧琼等。

  警方也从昨晚开始就在立法会大楼外严密布防,除了水马、铁板等围封外,附近部分街道已经封闭。据了解,警方出动全数6个区应变大队共3500警力候命,除了立法会外,港岛多处也配备了装甲车和水炮车。

  连立法会身都近不了的暴徒,只能今天一大早去堵塞主要运输干道。不过,发动不了大规模的人群去阻塞交通的暴徒,只能自己手动作业。

  从5点半开始,就有暴徒在将军澳、红磡等多个地区路面上撒铁钉;还有暴徒往葵兴港铁站的列车路轨投掷围栏,阻碍来回轨道;北角、天后、南昌及香港大学等港铁车站还有人把硬物贴在列车门边,阻碍车门无法正常关闭。

  啧啧,这堵塞交通的手段,也是够下三滥的。

  不过他们的破坏行动也没有持续多久,他们前脚作案,警察后脚就跟上拘捕了他们。从凌晨到27日下午,警方至少拘捕了240人。正如前特首梁振英今早在脸书上发文所说的一样,“警察瓮中捉鳖,黑暴人头白送”。

  至于“大三罢”,这计划更是云里来云里去了,顶多赚得了一些网民的“云支持”,在暴徒们预想的集结场所,多的有上百个人,少的只有十来个人。因为没有预想中的大规模集会,一些媒体的现场直播都一度中断。

  下午1点左右,中环附近有人群开始聚集堵路、投掷杂物,不过也很快被警察驱散。

  02

  除了丑态百出,这场闹剧没什么别的特点值得描述了。

  事实上,与少数激进分子此前在社交媒体上表现出的“雄心壮志”相比,现实令他们沮丧。

  他们原本计划搞点大的,这从一开始的命名就能看出——“527终极大集气”抗议。

  还记得去年不断升级的黑色暴力吗?

  但是今天,“终极大集气”看起来像个笑话。

  其实这也不意外,此前有人在暴徒网络聚集地“连登讨论区”发帖,调查“527上街意愿”,当时就有超过8成“手足”表示:不约。

  除了干了些诸如往路上撒钉子扎轮胎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罢工罢课没搞成,冲击立法会也因为建制派和警方的合力而主动取消,号称要“改变打法”——这不过是“我不敢”的委婉表达而已。

  他们还在社交媒体上抱怨没人出来:

  有媒体说是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导致很多人没有出来。

  也许吧,但很显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港版国安法虽然还在审议中,但已经对“港独”起到了强大的心理震慑作用。

  由于事先保密工作做得好,消息一出来,“港独”就乱成一锅粥。有连夜退群的,有删号的,有洗纹身的,也有号召集体自杀(然而并没人响应)的,还有四处讨票准备跑路的。

  比如艺人王喜,就删掉了自己的脸书账户,原因觉得“不安全”,“会被人举报”。此前王喜多次在社交媒体发表“港独”言论。

  “大毒头”黎智英也开始心慌慌,甚至在社交媒体上骂起了曾经是“盟友”的蔡英文:别打嘴炮了,敢不敢放宽对港人的“移民”限制?

  蔡英文根本不理他。

  还是台湾网友一语道破:“选举都结束了”“关心不介入,消费不放宽”。

  退群的,删号的就更多了。

  而此前在5月24日的所谓“大游行”中,参与人数也大为下降。

  与此同时,有人发现,在今天香港警方的直播页面下,留言撑警的声音多了,叫骂的少了。

  都怕留证据啊。

  看来,这次真是打到七寸了。

  03

  当然了,他们还有别的指望。

  而在美国这边,确实动作频频——尽管目的并不是帮香港,而是借香港打压北京。

  美国总统特朗普26日在被记者问到将对中国采取什么制裁措施时,他表示将在本周内公布详情,“我认为会是非常有力的”。

  此前,白宫发言人也转述了特朗普对港版国安法的看法,说特朗普感到不满,并暗示说“香港很难维持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但她拒绝回应这是否意味着华盛顿可能会终止给予香港的特殊经济待遇。

  不过,彭博社则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提前透出风来,称相关的制裁行动包括限制相关金融交易、冻结中国官员和企业的在美资产,以及限制中国官员的签证等。

  看起来挺唬人的,但其实这些鼓噪都不是什么新话了,相信在决心推动港版国安法之前,我们已经有过充分的评估。

  而且,美国的所谓“制裁”会不会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也很难说,因为美国可能采取的所谓“制裁”里,牵涉了大量美国自己的利益。

  根据美国统计局的数据,去年美国的商品贸易顺差中,香港的贡献最大,为261亿美元。而且,香港不仅是美国赚取最高贸易顺差的单一经济体系,在2019年,它还是美国的第三大酒类出口市场,第四大牛肉出口市场,第七大农产品出口市场。

  而特朗普对“顺差”的着迷,是毫不掩饰的。如果终止香港的特殊经济待遇,美国的酒啊牛肉的,要往哪里卖,会不会成为特朗普新的烦恼?更何况,目前有1300多家美国企业在香港经营业务,这当中几乎包括所有主要的美国金融企业,华尔街的抱怨多了,特朗普头大不头大?

  此外,如果从制裁个人的角度,也往往雷声大雨点小。比如去年美国闹哄哄地推动涉疆法案,也叫嚣了不少“制裁”,但实际又能怎么样呢?

  在美国发起的贸易战中,它对中国使出了不少阴招和损招,这两年中美一直在交手。但事实已经证明,我们有强大的抗压能力。

  而对香港来说,只有祛除痼疾,它才能健康。

  现在有人慌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执笔/花叨叨&鸽子叨

  图片均来自网络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香港局势

责任编辑:吴金明



Copyright (c)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依据国家《互联网管理规定》,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内容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